湘粤情菜谱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春卷皮的做法大全 > 正文内容

关于鬼故事短篇超吓人

来源:湘粤情菜谱   时间: 2019-04-17

  所谓的“鬼”都是一些灵异,一些不合常理,一些无法解释……做好心理准备,有的故事还是蛮吓人的。关于那些超吓人的短篇鬼故事你看过吗?下面是学习啦小编为大家准备的关于鬼故事短篇超吓人,希望大家喜欢!

  周五下午放学后,刘二银在学校玩了一会儿乒乓球,等他想起来该回家时,天已经暗了下来。学校离家有近三十里的路程,二银犹豫了一下,还是上了路。

  走了三分之一路程时,天完全黑了下来,好在路熟,二银加快了脚下的步伐。走过三分之二路程时,二银来到一片墓地,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约有四五十个坟头密密麻麻地分布在道路两侧,坟间长满低矮灌木。二银不觉紧张了起来,心跳加快,呼吸急促,恐惧袭上心头,于是他放声高歌,借唱壮胆。他扯着嗓子高唱自己最爱唱的《好汉歌》,粗狂豪放,歇斯底里……一曲下来,刚好走出了那片墓地,但只走出两三步远,他便撒开腿没命地跑了起来,十来里路,他一口气跑到了家……

  “怎么了,你!”望着他苍白的脸,父亲关切地问道。

  “掌声,好大的掌声……”

  原来,刚才在他唱完《好汉歌》后,身后的墓地里忽然传出一阵震耳欲聋的掌声。

  苏茉儿翘着二郎腿,一脸陶醉地靠在快递刚刚送到的转椅上,右手不停地滑动着鼠标,在“淘吖淘”字样的图标处双击。这是她平时光顾最多的网站。

  首页上忽然跳出的一条消息,吸引了苏茉儿的眼球。一个名为“梦想之城”的网店,销售量竟然在这半个月内超过了很多资深的老店铺。这让已经混成了皇冠等级的超级网购达人苏茉儿着实一惊。

  “梦想之城。”

  确定以前从没有听过这个网店后,苏茉儿在心里默默念了两遍,点开了网店的页面。

  网店的页面很普通,但是却没有任何商品分类,随着鼠标向下拖动,苏茉儿发现了一排醒目的鲜红色链接,链接上面有三行黑色的六号楷字体:

  你有没有梦想还未实现?想不想拥有专为你的梦想定制的商品?

  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我们卖不出的。只要您花得起钱,我们就做得到。

  实现你的梦想,请点开此处。

  苏茉儿扑哧笑出声来。“这什么卖家呀,玩儿这种噱头?不过还挺有意思的。”混迹网络这么久,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奇怪的网店。鼠标指针在链接处滑动来滑动去,她最终还是抵挡不住好奇心,点开了红色的链接。

  页面又弹出一条提示消息:

  请在下面空格处输入您想购买的东西,只要您能想得到。

  苏茉儿犹豫了。这怎么选择呢?一没有图片,二没有价格,三没有商品介绍,更加不能货比三家。这种开网店的方法,也太虚无缥缈了一些吧。

  屏幕上的宇映在她的眼睛里。只要能想得到,真的什么都可以买吗?那……爱情也可以吗?

  她的脑子里浮现出一个男孩——那是她默默喜欢了五年的人,她心中的白马王子,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做他的女朋友,可惜他早已经名草有主了。再说,即便他没有女朋友,也不会注意到像她这样平凡的女孩子。这些苏茉儿都知道。可是,她的手指似乎无法控制似的,在键盘上动了动,在空格处敲下了六个字:

  订单交易成功!请于收到货物的第二天给与评价。

  男朋友 年庭凡

  屏幕上又弹出一行提示:

  请输入具体收获地址。此笔订单售价800元,若决定购买,请点击确定。

  苏茉儿按着鼠标的手指有点颤抖,八百块对于一个在校学生来说不是个小数目,理智告诉她,这肯定是骗人的,但是年庭凡的笑容在她的眼前挥之不去。

  仿佛鬼迷心窍一般,苏茉儿狠心点击确定。

  订单交易成功!请于收到货物的第二天给与评价。

  盯着屏幕看了好久,苏茉儿才意识到自己莫名其妙就败掉了八百块钱,想着刚刚头脑发热的举动,她又有些后悔了。只是,有一种莫名的力量牵引着她,诱惑者她,使她无法放弃。

  那一夜,苏茉儿睡得极不安稳,梦里总是出现鲜红色彩,还有年庭凡那张有些扭曲的笑脸。

  厕所命案

  早上醒来的时候,已经很晚了。苏茉儿回忆起昨晚自己不着边际的举动。那真是像一场莫名其妙的梦!一直最擅长在网购中买到各种物美价廉商品的自己,怎么会莫名其妙就这么买了一个“梦想”?

  为了证实那不是个梦,起床后,苏茉儿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上网查询,在已浏览的店铺内,果然有“梦想之城”这个名字,订单也的确已经生成。

癫痫病用那种中药好

  原来是真的。苏茉儿想了想网站的交易规则,又放下心来。要是没有“梦想成真”,大不了申请退款就行了。

  磨磨蹭蹭到了学校,第一节课果然没赶上,正是班主任的课,还有几分钟才能结束,苏茉儿不敢直接敲门进教室,站在教室外也挺尴尬,索性去了厕所。

  推开厕所的外门,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迎面扑来,呛得她一口气没倒过来,胃里开始凶猛地翻涌,让她忍不住捂嘴低头,狠狠干呕了几下。

  低头的那一下,似乎有红色的粘稠液体从最里间那闭合的小门的门缝中渗出来。她慢慢挪着步子,一点一点靠近那扇门,伸出手指,小心翼翼地在门上推了一下。

  那扇小门被推开的瞬间,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响彻整个楼层。

  苏茉儿蜷缩在厕所一角,依旧不停地颤抖,老师同学费力地把她扶起来,只是她的脚步怎么也无法挪动半分。

  一具女尸,侧身蜷曲在狭小的厕所隔间内,身上头发上血迹斑斑,凌乱的发丝下面,是一张扭曲的血肉模糊的脸。尽管恐怖变形,苏茉儿还是第一眼就认了出来。

  死者是谭晨晨——年庭凡的女朋友。

  苏茉儿在同学的搀扶下慢慢挪出命案现场,她靠着走廊的墙壁,深深地呼了一口气。不知为什么,她突然联想到了昨天在“梦想之城”购物时的场景。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窜进了她的脑子里。

  “没事吧,茉儿?”

  苏茉儿抬头,发现扶着自己的是钱笑。她和钱笑一向没有多少交情,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,没想到是被她搀扶着。苏茉儿回以一个微笑,发现钱笑的脸色也有些苍白,像是也受到了惊吓。唉,这也难怪,看到这样血腥恐怖的场景,任谁都会害怕。

  下午,苏茉儿去会议室配合警察做完笔录,准备回教室的时候,恰巧又碰见了钱笑。

  “茉儿,你好些了吗?那些警察也真是的,遇到这种事情,你本来就够害怕的了,却还要你再回忆。”钱笑的眼神有些闪烁不定。

  “我没事,毕竟我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,配合警方调查也是应该的。”苏茉儿勉强露出一抹微笑。

  “那……警察有没有说死因?”钱笑的脸部肌肉有些不自然,嘴角微微下抿。

  “意外。”苏茉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心里的某个角落有一丝躁动,好像不情愿说出这两个字的样子。

  钱笑却仿佛大大地松了一口气。还好,是意外!昨天夜里,她将一桶水倒在厕所里间的时候,怎么也不会想到,今天会有人死在里面。那只是一个任务,她不过是按要求做了该做的事情,和谭晨晨的死没有关系,那天死是意外!钱笑的脸上瞬间恢复了自然明媚的笑意。

  苏茉儿发现今天的钱笑有些不一样,尽管脸上毫无血色,却格外的美,可能是那一头海藻般的长发衬托着的原因,她整个人显得分外妖娆。苏茉儿记得钱笑以前的头发可不是这样的,干枯发黄,像杂草一般,甚至令人有些反感。

  跟钱笑告别,苏茉儿转身走回教室。可转身的瞬间,她突然失去重心,脚下一滑,差一点儿摔倒,还好一双有力的手揽住了她的腰。

  苏茉儿回头一看,竟然是年庭凡。

  “我是年庭凡,听警察说,你是第一个发现我女朋友的人。他们都说晨晨是失足摔死的,我不相信。你能不能告诉我,你都看到了些什么?”年庭凡眼睛红肿,说话的声音有些哽咽。

  苏茉儿看着他的样子,心也开始疼了起来。“对不起,我想我帮不了你,我看到的都跟警察说了。”苏茉儿的心底有一个声音在浅浅低诉,你真的说了你知道的全部么?这句心声让她手脚禁不住有些颤抖。

  年庭凡失望的眼神愈加强烈,泪水夺眶而出。

  警察最终的调查结果是:厕所最里面的隔间有大量水管交接,而且断裂的废旧水管也很多,一般很少有人去用。根据现场地面淤积的水渍,以及出事地点内断裂凸起的尖硬铁管,最终认定,死者是在最里面的隔间内上完厕所,推门出来时,由于地面的积水而滑倒,正巧撞在了一根断裂凸起的铁管上,铁管穿胸而过,死者当场死亡。

  警方在学校做了一场安抚人心的演讲后,认定这次命案是一场意外事故。

  那天以后,苏茉儿经常看见年庭凡坐在后山的台阶上,埋着头,像是在哭泣。他一直都不相信谭晨晨的死是个意外,所以总是会来找苏茉儿,让她一遍一遍重复着那天她所看到一切,还在背后调查一切跟谭晨晨有关的人和事。只是,一切都好似徒劳。

  渐渐地,他们走得越来越近,很多人都说,年庭凡有了新的女朋友,是个平凡到骨子里的女孩。

  愿望达成

  当年庭凡向苏茉儿表白甘肃找癫痫病专家,希望能一直照顾她的时候,苏茉儿的眼睛里满是光彩,她的梦想居然真的达成了!

  那天夜里,苏茉儿又去了“梦想之城”,按照约定,对这件奇妙的商品做了评价。她心底对这个神奇的网店的最后一丝防线被攻破了。她完全相信了,只要有钱,她就可以在这里买到一切,实现梦想!

  苏茉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没有一点引以为傲的优点,她想,如果自己变得漂亮一点,或许年庭凡会更喜欢她,或许班里那个总爱嘲笑她的司晶就不会再为难她了。

  这么想着,苏茉儿又一次打开了购买“梦想”的商品链接,在页面的空白处写上:

  美貌 苏茉儿

  这次的价钱是上一次的两倍。苏茉儿按动鼠标的手指丝毫没有犹豫,1600元,交易成功。

  商品是在第二天傍晚收到的。

  苏茉儿一边暗叹快递公司的速度,一边拆开包装盒,里面是同面膜一样大小的纯白色包装袋,没有任何字迹。她轻轻撕开袋口,像是在捧着一件至尊的宝物般,小心翼翼地取出里面那张跟面膜差不多的东西,轻轻抚摸着。它那么柔嫩,就像真实的皮肤一般滑润,展开,贴在自己的脸上,一连串的动作连接得如此自如,像是在重复着一件经常做的事情一样。

  除此以外,还有一盒十厘米左右高度的塑料瓶,外面也没有任何字迹,瓶子里装着未知的药丸。苏茉儿猜想,也许是配合着内服外敷,才能使皮肤变好。于是,她倒出了两粒药丸,放在嘴里吞下,然后将瓶子随手塞进了书包里。

  清凉的感觉从脸部的四周积聚,额头一阵发紧,有一丝细小的疼痛感。苏茉儿用手指稍微扯动了一下贴在脸上的面膜,却发现它紧紧地贴在脸上,完全没有变化,就像是和自己的脸完美地融合了。

  难道是什么不正规厂家生产的不合格产品?苏茉儿有些紧张了。她面前的镜子里,那张脸开始变化起来,竟然慢慢变成了谭晨晨的那张脸!

  苏茉儿吓得一阵冷汗,慌乱中猛地一拽面膜,钻心的疼痛自脸部传来,镜子里映出一张血红色的被撕掉了面皮的脸,而她手里扯下来的,分明就是谭晨晨的脸皮!

  “啊——”尖叫声打破黎明,苏茉儿正一身冷汗地躺在那张真皮转椅上。

  原来是贴着面膜睡着了,做了个噩梦。稍稍松了口气,苏茉儿依旧觉得浑身有种莫名的紧张和恐惧。这个梦让她想到了那天厕所里谭晨晨那张血肉模糊的脸。

  她浑身一颤,起身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将贴在脸上的面膜轻轻接下来。她发现镜子里的那个人皮肤白净,眼神明亮,唇角有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。

  天哪!那个人真的是自己吗?苏茉儿掐了一下自己的手,很痛,不是在做梦!自己真的变了!五官没变,但是眼神、皮肤、气质,还有那种自信,是以前从没有过的。

  年庭凡见到苏茉儿的时候,眼神里多了一份着迷的神色:“茉儿,你今天很漂亮。”

  苏茉儿的心里美得无以言表。

  交换的权力

  苏茉儿迷上了用这样的方法得到她想要的一切,她越来越依赖“梦想之城”。不喜欢谁,她就去买一次惩罚那人的机会;而若是喜欢的东西,即使是别人的,她也可以轻而易举地得到,只要她的银行卡账户里有足够多的钱。

 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苏茉儿最近常常头痛,今天更是疼得厉害。早上出门前,她收到了一份快递,将包装撕开,发现是一瓶没有标签的药,可是她并不记得什么时候在网上拍过这种药。急着上学,她顺手就把那药瓶塞进了书包里。

  放学时,苏茉儿果然又被司晶拦住了。今天轮到司晶做值日,苏茉儿一直都是司晶欺负的对象。司晶也喜欢年庭凡,不会轻易放过她。

  “苏茉儿,帮我做值日!”司晶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。

  “我一会儿还有事。”苏茉儿没有停下脚步,冷冷地回绝。

  “不要以为你现在是年庭凡的女友就高贵了,不久以后他就是我的了!不,他早就该是我的!”司晶大力将手里的拖把甩过来,要不是苏茉儿躲得快,那一下砸到身上够她受的。

  “苏茉儿,你等着,年庭凡一定是我的l要是当初我买的是年庭凡的感情,而不是谭晨晨的命,现在他早就是我的了!”司晶不会傻到大声把这后半句说出来,她只是在心底暗暗思忖着,下一次的订单该怎样去下。

  晚上,苏茉儿坐在电脑边,嘴角挑起一抹不屑的笑。她不会忘记司晶一直以来是怎么欺负她的,她绝不会让司晶有任何抢走年庭凡的机会。

  突然想起今天还没有吃那瓶美容的药,苏茉儿赶忙从书包里拿出药瓶,吃了两粒才继续上网。可是头皮一紧,她感到脑袋要炸裂一般的疼痛。皱着眉揉了揉额头,苏贵阳癫痫医院哪里好茉儿忍受着头痛,继续点开“梦想之城”的网店页面,又开始了购买梦想之旅,这次她输入的是:

  司晶 丑陋

  几分钟后,页面显示:对不起,您的银行卡余额不足。

  苏茉儿有些慌了,不知不觉中,她居然已经在“梦想之城”花光了卡上所有的钱!这可怎么办?!不能就这样放过司晶!

  正不知该怎么办时,突然跳出另一条消息:

  您可以选择以完成既定任务的方式支付商品费用。具体任务内容,请点击以下链接。

  苏茉儿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,想也不想就匆忙点击了链接。页面跳转,几行小字出现在电脑屏幕中间:

  综合您目前状况,为您准备两个备选任务,选择一个,作为您购买商品的交换价值:

  将学校后山水池边第三个护栏的螺丝松掉;去校长办公室取一本《悬疑世界》杂志。

  苏茉儿权衡了一下,觉得第一件事情还是比较好办的,于是点击了第一项。电脑屏幕上立刻弹出了另一条提示讯息:

  完成任务后,系统会自动为您生成订单,抵消您此次购买商品的价格;

  若未完成任务,系统将取消此订单。

  苏茉儿呼出一口气,将电脑关机。居然还有代替花钱的方法,而且似乎也不是太难呢!真是太好了!一想到司晶将要变丑的脸,苏茉儿的心里就一阵大笑。

  不过,不收钱,这间网店靠什么挣钱呢?松螺丝?这有什么用吗?

  这些疑问只在苏茉儿的心里出现了一会儿,立刻就被新的期待所替代了。毕竟,有了这样的网店存在,她的“梦想”才有可能一个接一个地实现,至于其他事情,她并不在乎。

  第二天到学校,苏茉儿特意注意了一下司晶的脸,并没有什么变化,依旧明艳动人。她这才想起自己整天都跟年庭凡在一起,根本没机会去后山完成任务。

  傍晚,苏茉儿找到机会抽身,向收发室的大爷借了些工具,独自一人去了后山。

  傍晚的风有些凉,苏茉儿不禁打了个冷颤。她走到第三根护栏边,拿出工具,开始拧螺丝。螺丝上得很紧,她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使它有些松动,伴随而下的还有锈掉的细碎金属粉末。几分钟后,螺丝完全被松掉,只要轻轻一推,整个护栏就会掉入池水中。

  苏茉儿的脑海里突然闪现了一个可怕的念头:万一有人经过这里,万一那个人正好倚着这根护栏,那他一定会摔进湖里的,要知道,学校后山边的人工湖很深的……不会的!苏茉儿立刻安慰自己,后山一般不太有人来的,不会那么巧的,或许会有人发现螺丝松掉了,报告给学校后会很快修好的。

  反正自己完成这个任务以后,就可以看着司晶丑陋的脸,肆无忌惮地嘲笑她了。想到这里,苏茉儿的嘴角又勾起一抹冷笑。

  没有让苏茉儿等太久,司晶第二天就出事了。可让苏茉儿没有想到的是,这件事情如此之大。早间新闻播报,昨天夜里,某区一民宅煤气爆炸,死伤十多人,其中伤势最严重的就是司晶,她全身大面积烧伤,面部几乎全部毁掉。

  苏茉儿端着杯子的手开始颤抖,这就是她个人的小仇恨换来的代价吗?不,她不想这样!她只是希望给司晶一点小小的惩罚而已。

  让苏茉儿更加恐慌的是,司晶在两天后跳楼自杀了。

  苏茉儿害怕了。她决定再也不登陆“梦想之城”了!然而,夜里,她陷入了无止境的噩梦中,梦里那一张张血肉模糊的脸,还有年庭凡鄙视和憎恨的眼神,都让她仿佛堕入深渊。

  水池命案

  第二天,苏茉儿一脸疲惫地走进校园,大大的黑眼圈,充满血丝的双眼都表明她熬过了一个恐怖的夜晚。

  年庭凡迎面跑过来,神色焦急:“茉儿,你昨晚没睡好吗?怎么这么憔悴。”

  苏茉儿揉揉眼睛,摇摇头:“没事,睡晚了。你怎么这么着急,出什么事儿了吗?”

  “钱笑死了。”苏茉儿的耳朵像是被软绵绵的东西堵住了,她只看见年庭凡的嘴唇一张一合,说出了那么可怕的事情,“淹死在学校后山的水池里了。”

  苏茉儿的眼前模糊一片,记忆飞到了前天傍晚,一个女孩拿着工具在护栏前面一下一下拧着螺丝的场景,女孩转过身,夕阳的余晖打在她的脸上,毫无血色,就是自己的脸。那张脸上的神情,清冷中透着一种决然的肃寂,她甚至还记得当时她的嘴边扯出的那丝冷笑。

  “你怎么了?茉儿?茉儿!”年庭凡摇晃着苏茉儿的双肩。

  苏茉儿幽幽说:“带我去看看。”

  “现场已经封锁了,警察在检查,他们说是一场意外,失足落水。广元癫痫病应该如何治疗”年庭凡解释着。

  “带我去看看!带我去看看!”

  苏茉儿歇斯底里的喊声吓坏了年庭凡,他不明白苏茉儿为何会有这样激烈的反应,但也只好拉起她的手,向后山走去。

  女孩已经被打捞了上来,海藻一样美丽的长发遮挡住了已经肿胀变形的脸。苏茉儿仍旧清楚地记得,那天,谭晨晨死的那天,是这个漂亮的女孩搀扶着受了惊吓的自己。

  而现在,被湖水泡得发胀的身体将好看的连衣裙撑得鼓鼓囊囊,尸体甚至已经开始散发着恶心的气味。苏茉儿一手捂着胃,一手搭在旁边的老树上,吐得昏天暗地。

  “茉儿,你没事吧?”苏茉儿回头,正好对上年庭凡焦急的双眼,一种难以诉说的感觉即刻涌上。她看着他,突然觉得,也许从第一天开始就是一个错误,也许从她在空格内输入年庭凡的名字的那一刻,就注定了她要以那么高的代价作为回报。她猛然明白过来,也许谭晨晨的死根本不是一个意外,就像此刻的钱笑!

  “送我回家。”苏茉儿接过年庭凡递过来的纸巾,擦了擦嘴角,低声说完这句话,她的头又开始肆无忌惮地疼痛起来,思维也变得模糊。

  终于回到了家里,坐在了电脑旁,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一切,一幕幕不停地在苏茉儿脑中回放,她决定再去“梦想之城”一次,最后的一次。这次,她要买真相!她要知道,到底是不是自己间接害死了那么多人!

  点开店主的联系QQ,这次,苏茉儿要亲自和店主对话。

  “你是杀人凶手!”

  “客服001为您服务。”

  “为什么要杀这么多人?”

  “亲,说话要考虑后果噢,我们只是一个网店而已。”

  “是你们让我把护栏螺丝拧松的!否则钱笑不会淹死!”

  “那只是一个意外。”

  “那不是意外!”

  “如果不是意外,你就是杀人凶手。”

  黑色的字体在屏幕上闪烁,苏茉儿敲击键盘的手指又开始颤抖。头开始隐隐作痛,突然想起还没有吃美容药丸,她把颤抖的手伸进书包翻找那瓶药,书包掉到地上,两个一样的瓶子倒在地上,盖子松开来,各色药丸暴露在空气中。

  苏茉儿胡乱抓起一把塞进了嘴里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她依赖上了这种彩色的药丸,不吃,会难受得全身发痒。

  苏茉儿嚼着嘴里的药丸,在对话框里打出了这句话。

  “我要买真相,我要买真相!”

  “好的,亲!请按照步骤拍下商品!不过,您的卡里已没有足够支付这件商品的余额,如果您想购买,就需要付出得到商品的同等代价。”

  “好,我宁愿付出任何代价。”

  也许明天一早,就能真相大白了!

  苏茉儿趴在桌子上,脑子更加混乱。电脑屏幕轻轻闪了两下,绿色的光打在她脸上,有些阴森森的诡异。

  一行黑色的小字自动生成:

  您用记忆换取的商品订单已经生成。

  疯人院

  苏茉儿疯了,没有办法在继续上学,被关进了精神病院。年庭凡看着坐在对面一直呵呵傻笑的女孩,脸上毫无表情。

  疯了的苏茉儿的嘴里,总是喃喃地重复着一句话,没有人知道究竟是什么意思。无论问她什么话,她就只会说这么一句:

  “嘿嘿,我知道真相,意外,是意外。”

  年庭凡说,苏茉儿变得疯疯癫癫,也是一个意外。

  半个月后,精神病院里移出一具女尸,死因不明。警方初步认定为意外。

  黑夜里,只有电脑屏幕闪着微亮的光芒,映着一个男孩冷漠的脸。他点开了那个名为“梦想之城”的网店,查询自己已购买的商品。屏幕上,显示出一行小字:

  三笔订单已交易完成。

  男孩的嘴角扯出一丝带有胜利意味的冷笑,又带着一丝报复过后的快感。

  他想到了谭晨晨死后的第一天,那天,他第一次进了这个网店。

  他不相信谭晨晨是死于意外,坚决不信。于是他在购买“梦想”的页面空白出输入了“凶手谭晨晨”,用了两千元钱,买了这三个人的名字:

  司晶钱笑苏茉儿

  他的报复计划从那天开始。他几乎用光了所有的积蓄买了三个人的命,只是他不知道,又是谁交换了什么任务,去制造了一场又一场所谓的意外。

  而属于他的那场意外,大概也在不久之后。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
© cp.hdddp.com  湘粤情菜谱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-2